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渔舟.从前】下岗的日子(小说)

时间:2019-09-14 08:12:4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摘要:九五年的夏天,是个令人烦躁与不安的一个夏天。东方红机械厂在厂长搞“改革”的浪潮里,亏损严重。 李跃进下岗了,他每天看着满墙的奖状,心里一片茫然。刚开始李跃进两口子每月还能领三百多元生活费,省吃俭用的还能维持,可是半年过后,厂里再也拿不出钱来,跃进和厂里其他下岗工人一起,彻底断奶了。
九五年的夏天,是个令人烦躁与不安的一个夏天。东方红机械厂在厂长搞“改革”的浪潮里,亏损严重。这个建厂悠久的国营厂,本来是非常红火的一个厂,但是自从新厂长吴量新来了后,“大刀阔斧”地引项目,引进了一批陈旧落后的设备后,却再也无力还上银行的几千万贷款。引进的一批设备都是废铁一堆,不能用,工人有满腹的抱怨,无处申诉。吴量新因“有魄力”、“敢闯实干”被调到市企业局坐副局长去了,临走把烂摊子交给了副厂长郑曲德。郑曲德干上一把后,搞了工人集资,想把厂长起死回生,但集的资金不知下文,只好留下一部分调皮捣蛋的人,把老实听话的都给下岗待业了。
没办法,下岗工人都自谋出路,有的开了小店,做起了小买卖。李跃进老实巴交一辈子,既没本钱做生意,主要的是他啥也不会做。本想摆摊倒卖点水果,可是不到半月就被工商局抓住,以无照经营被罚款八百。本想试着去别的企业找找活干,可现在到处都在下岗,没有哪家企业要他们。
现在的问题是吃饭,三餐干饭改成一干两稀,三月不知肉味。
李跃进悄悄地跟老婆玉琴说:“我就是想不通,工厂是头头们弄垮的,头头们为什么不下,偏偏只下工人呢?”
玉琴说:“你现在也知道当官的好处了?几次让你当车间主任你不当,还让贤给别人,可人家连推辞都不推辞,当得理所当然,滋滋润润的。要是你那时不推辞,现在也是个中层干部了吧?下岗怎么也轮不到你吧?”
“大伙都说,毛主席兴下放,邓小平兴下海,如今兴下岗了。这都是历史潮流,不可阻挡。咱们工人阶级只能顺应潮流,推动历史前进,国家有困难,咱们工人阶级有责任有义务为国家分忧。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困难是暂时的。咱们工人有力量,有信心克服困难!”
玉琴说:“行了吧,别再提你那套上冈上线了,现在都下岗了,还是想想怎么填饱肚子吧。”
李跃进嘿嘿笑着,觉得玉琴说得在理。想到现在的遭遇,他眉头紧锁,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下岗后米缸空得特别快。这与脂肪摄入量减少有关。油水少了,饭就吃得特别多。
李跃进心疼妻子跟着自己受苦,说:“玉琴,我这个大男人实在无能。眼见得日子过不下去了,可我还有个老娘……”
玉琴想笑:“你和吴量新比吧?”
李跃进说:“我跟他比就是屎格朗比那梅花鹿。”
玉琴说:“你们谁官大?谁有钱?”
李跃进说:“他是正局级,我是下岗工人。听说他现在有五百万的存款,可是我,现在连米都买不起。”
“三十年前呢?”
“三十年前,他是厂里的材料员,我是厂里的学徒工。”
玉琴说:“那时,他就是死命追我,一个厂里上班,可是他却一个月寄三十封求爱信。这些,你都不知道吧?”
“道听途说过一点。”
“嫁给你,我至今都不后悔!”
“真的不后悔?”
玉琴说:“老夫老妻了,千万不要吃后悔药。娘的问题,我倒不是嫌她,只是日子过得太苦,已经三个月没吃肉了,会不会把她拖垮,她本来就有病。你能不能给你有钱的哥哥写封信,让他把娘接去住一段时间。待我们日子好些了,再把娘接回来?”
李跃进说:“早就写信了,一直没有回音。”
玉琴说:“既然这样,那就有盐同咸,没盐同淡吧。从今天起,我去收破烂,收破烂不用营业执照。也用不了几个本钱。”
李跃进说:“可我做点什么呢?”
“你先别急,慢慢合计合计,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一天想出办法来的。伙食还是要紧一点,我说,时鲜蔬菜就不要买了,好贵的。问题是没钱买米了……这样吧,附近农民种的红薯,那藤长得清油墨绿的,你去掐一些嫩尖嫩芽回来,拌在米里煮着吃,也可以省下一点米。红薯叶子淀粉高,跟小白菜差不多。当知青时我吃过。”
李跃进说:“是呀,我当知青时也吃过,只是,假如人家不肯呢?”
“乡下人比城里人大方,没有不肯的。万一不肯……哎呀!我差一点忘了,你这憨子还救过人。那一年天大旱,农民们的地里庄稼干得冒了烟,只有咱们厂里的机井能帮忙。可是吴量新厂长却怎么也不帮忙。是你在夜里偷偷地合上电闸,给农民浇上了地。为这,你还被吴厂长记过处分呢!”
“那都过去多少年的事了?人家早忘了,我看大白天去掐人家的红薯叶,真的搁不下我这张老脸来。”
玉琴笑道:“你还放不下你这厂劳模的架子啊?厂子都让你下岗了,还死要面子活受罪。要不,你就晚上去吧?”
“晚上去?那不成小偷了?”
“什么小偷?不过是一点红薯叶,又不是偷红薯。人家拿来喂猪的东西。”
李跃进觉得有道理,忍不住又问:“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那就报个假名吧。劳模偷红薯叶,说起来毕竟不好听。”
李跃进是哼着歌曲走向田野的。李跃进一辈子就会唱一首歌曲《咱们工人有力量》。他是地道的男低音,嗓音浑厚,唱起来有一种雄赳赳气昂昂的气魄。
“咱们工人有力量。嗨!咱们工人有力量………”李跃进一边走一边唱。
月光很好,天地间,融融的一片银光。李跃进站在月光下,平视着水墨画一般的田野,想到自己一个堂堂的国家正式工,竟然沦落到偷偷摸摸来掐人家的红薯叶,心头不由得一阵伤感。
李跃进在红薯地转悠将近一个小时,直到乌云把月亮遮住了才下手。他一边掐着脆生生的嫩芽嫩尖,一边自我壮胆地轻轻哼着《咱们工人有力量》。他花了大约半个钟头,掐了满满一蛇皮袋子。
玉琴不愧是个治家的好手。红薯叶子不但拌在饭里好吃,放锅里一炒,加点盐,加点色拉油,还是一道美菜。嫩茎晒一晒,辣椒坛子里泡一泡,又是一道可口的凉菜。吃饭的时候,玉琴表扬丈夫说:“你还真行,一礼拜下来,硬是省下十五元的米钱。你呀,胆子还要大一点,步子还要快一点,要进一步解放思想……一礼拜去一次,这样咱儿子上大学的学费就能省出来了!今晚你再去!”
“哎呀!还去啊?”李跃进有点不情愿,“那种做贼一样的滋味……唉!”
玉琴笑道:“多去几次,胆子就大了。我和你一样,收破烂,头一声硬是叫不出声,憋了半天,厚着脸皮吼了一嗓子,定神一看,人还活着。丑是丑不死人的。这不,今天我就赚了八块钱呢!”
“你真的不怕丑了?”
“本来就不是丑事嘛!”
“真的要解放思想啊?”
“那当然!”
“天哪!你不会去卖肉吧?”
“可惜老了,没人肯出钱喽。”
两口子不由得哈哈大笑。
玉琴停住笑声,压低嗓子说:“你才说的,还真有这事。喷漆车间的李梅,王继香,去夜来香夜总会‘坐台’了,听说一晚上能挣好几百。销售科的刘美人,被一个富商包了,听说让她住进了鸟笼(别野)里,穿金戴银……”
“你是开玩笑吧?”
“开什么玩笑,保卫科王明子说的。”
李跃进叹了一口气:“这社会怎么得了,都变成什么人了?”
吃完饭,看了一会儿那台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新闻联播。玉琴说要去一户人家取一捆旧报纸,出门走了。
李跃进把蛇皮袋子折叠好,掖在腰里,装作散步的样子,也出了家门。
眼下,他干这种事,已经没有了惶恐,也没有了不安。他在那片广阔的红薯地里采摘嫩芽嫩叶时,宛若陶渊明东篱采菊,悠哉悠哉。那支《咱们工人有力量》,也哼得越来越圆润越来越洪亮了。
采呀采呀,一会儿就采了大半袋子了,正想挪个地方,突然红薯地四周呼啦啦窜出四五条好汉,一下就把他揪翻在地,一根绳子绑了,被押进村里去。
“审判”李跃进的是个五十来岁的壮汉,一脸的胡子茬。李跃进认出这人是村里的村主任,叫刘建国。在他旁边坐着的是个白胡子老头,李跃进知道他叫刘老四爷。
看热闹的人不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个学生模样的小青年笑着说:“有意思,有意思,抓住了一个当小偷的工人阶级。”
李跃进对这句调侃很在意,有点沮丧。
刘建国宣布了“审判”政策,诸如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之类,然后自我介绍:“我叫刘建国,中共刘家村支部书记兼村长,受刘老四爷委托,审讯小偷。”说完,朝桌子上击了一掌,“叫什么名字?”
跃进犹豫了一会儿,“王,王爱厂。”
“什么?说清楚。”
“王爱厂,三横一竖王,热爱的爱,工厂的厂。”
中学生说:“工厂都垮了,还爱啥厂啊?”
屋里“轰”地一阵大笑。
“莫笑,莫笑!”刘建国吼道,“这是与坏人坏事做斗争,非常严肃的问题。王爱厂,你都作案很多次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快交代,你一共偷了多少红薯?”
“我没偷红薯,只掐了一点红薯叶子。”
刘老四爷说:“人得凭良心。我是养儿育女的人,说实话,他确实只掐了红薯叶子,没偷红薯。可这也不行啊!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几亩地全掐光了。我的红薯藤是要喂猪的。同志,你们是老大哥呀……”
“老四爷,我错了!我对不起乡亲们!”
“你们厂里不是不兴养猪吗?怎么现在也养起猪来了呢?养猪就养猪吧,为什么养得这样金贵,掐得尽是嫩芽嫩尖,你们也太自私了!”
李跃进从牙缝里说:“是人吃!”
满屋子的人都是一惊。
“糊弄鬼吧?”刘建国说,“红薯叶现在谁还吃?”
李跃进说:“确实是人吃。我一家人都下岗多半年了,一直没找到工作,厂里救济的几百元还要供儿子上学,所以没钱买米,只好来掐老四爷的红薯叶子……老四爷,我对不住您,我向您道歉。我从来没有偷过东西,这次,实在是迫不得已,等我将来找到工作,我一定把掐走的红薯叶,折价还给您……”
屋里的人都嘀嘀咕咕地议论开了。
刘老四爷给李跃进筛了一杯热茶,说:“既然这样,你为何不明说呢?红薯叶子,确实能吃,坐这屋子里四十岁以上的人,恐怕都吃过。只是,如今已经没有人再吃了。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啊!……”
刘建国问:“你们那个吴厂长呢?”
“调走了。”
“什么?调走了?”
“是的。”
“搞得这样腐败,被抓起来了吧?”刘老四爷问。
李跃进说:“刚调走,还升了一级。”
刘老四爷摇摇头:“这世道,乱了,乱了。好好的江山都被这些人搞得乌烟瘴气!”
刘建国说:“您老也别太生气,以后国家会管的,这些贪官早晚会得到报应的。”
刘老四爷和刘建国等人都出去了。李跃进想逃,可是门却被锁上了。
等了一晚上,也没有看见老公的影子,玉琴真的不放心了,会不会被人抓住了?玉琴觉得一个人去找不牢靠,去保卫科找到了跃进的徒弟,王明子,一起奔向田野。
玉琴和徒弟两人找遍了红薯地,也没发现李跃进的影子。这时也顾不了许多了,打开手电仔细的一照,发现了李跃进的一只破皮鞋,还有那只熟悉的蛇皮袋子,袋子扯破了,地上散落着红薯的叶子。
“哎呀!不好了,你师傅准是被人家抓住了,这可怎么得了?”玉琴坐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从来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王明子说:“师母你别哭,我想他们不会怎么师傅的,不然我带几个人,把他们村子给挑了!”
玉琴打住哭声说:“快别说楞话了,咱们还是去村里找找吧,如果见到人家,就多说说好话,我想农民乡亲们也不会太为难咱们。”
师徒两人正走向村里,却发现村里呼啦啦出来一大帮人,李跃进被人围在中间。
王明子大喝一声:“呔!什么人敢抓我师傅,你们不想活了吗?”
李跃进赶紧走到前面,对王明子和后面跟着的妻子说:“别胡说!这是乡亲们送我回来了,还给带着米面,油等食品。”
玉琴过来抚摸着丈夫的手问:“你真的没事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乡亲们是非常厚道的,我那次给乡亲们放水浇地的事,乡亲们没有忘。这次,村长刘建国和老四爷不但给咱米面食品,让咱度过困难,而且,还把我们这些下岗的工人,都安排到他们村办修理厂上班,因为我们都是有技术的人,他们正好需要。”
“这么说,我们发财了?”明子摸着脑袋问。
“只要你们在修理厂好好干,我保你们的工资比你们国营厂高一倍,还有奖金。”刘建国说。
“你们的厂名叫什么?”明子问。
“雄猫修理厂”
“怎么叫这样的名字?大熊猫吗?”
“不是那个猫,是家猫的猫,邓小平不是说过嘛,不管白猫黑猫,逮到老鼠就是好猫。我们的厂子虽然是村办企业,可是什么活都接。你们国营大厂不愿干的小活、累活,我们都干。我们还想增加业务,现在搞开发,一些大型机械我们也要接。几个大型车间正在修建中,不久就可以承接业务了。”刘建国脸上有些兴奋地说。
“那你们有这技术吗?”
“所以才招贤纳士啊!你们厂里当官的腐败,把厂子搞垮了,你们都是有技术的人,正好来我们厂里啊。”
“怪不得我们厂子的活越来越少,原来是被你们抢去了!”王名字撅起嘴说。
“这不能怪我们,是你们厂的领导无方,现在都是经济时代了,可你们还是吃大锅饭,有技术的,能干的,工资不高,而那些蹲办公室的,和会拍马屁的,拿钱一点也不少。那样的环境,人们的积极性都被消极了,厂子不垮才怪。”中学生模样的小伙子说。
李跃进和玉琴几人听了,觉得眼前的这个粗犷的汉子,说的话句句在理,不觉对这帮农民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玉琴问:“你们厂是靠什么体制发展壮大的?”
“我们厂是按件计酬,多劳多得,而且还跟所从事的工作技术含量有关,技术越高,工资越高。我们没有那么多当官吃闲饭的,就是我这个村主任兼厂长,拿的工资也比技术工人低一倍。”刘建国说。
李跃进说:“太好了!你们这样的厂子才有发展前途,才有希望。我们厂里可下岗了百十个人呢,你这小厂能容得下这么多人吗?”
“刚才不是说了吗?厂里正在建设几个大型厂房、车间,准备承接附近地区的大型机械设备的修理,所以我们正需要像你们这样的人才。到时我们先聘请你来厂里任生产厂长,还要从有技术、会管理的人里选拔几个车间主任。所以,你们就放心大胆地过来吧!”
“我怕干不了,我还是当我的工人吧。”李跃进说。
“其实我们早就听说过你的技术和人品,只是没有机会能聘请到你,现在好了,你们厂里竟然把你们这样的人才给下岗了,那就是给我们的礼物啊!”刘建国高兴地说。
“可我偷掐了你们的红薯叶。”李跃进不好意思地说。
“幸亏你来掐红薯叶啊!不然我们怎么会得到你这个宝贝!哈哈……” 笑着说。
“太好了!乡亲们万岁!红薯万岁!”玉琴语无伦次地高声喊道。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明晃晃的月亮云层里露了出来,如水、如银,洒落在地上,照亮了红薯茂密的藤蔓、叶子……

共 550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李跃进一个踏实勤奋的技术工人,他在企业几次整改中,下岗了。失业让他的生活变得艰难,媳妇出去捡破烂,他到乡下去掐红薯叶,勉强维持着生活。当他被村里人抓住,因为他一直在偷掐红薯叶,他在茫然和颓废中却找到了生活新的希望。小说以九十年代下岗浪潮为背景,真实地再现了一些企业经营不善导致大批工人下岗,下岗的人们在自寻出路中的种种境遇。小说把市场经济转变过程中,人们的心理动态,适应状况一一呈现给大家。这是一篇来自于生活的好文章,人物对白充分体现了人物的个性与时代的背景,推荐阅读!【编辑:秋日骄阳】
1 楼 文友: 2016-02-08 10: 1:16 问好,成敏老师!新年快乐! 与风雨同行,我只是一个追梦人!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2-08 20:0 :40 感谢老师的精心编辑和精美编按,问好,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6-02-08 10: 2:1 感谢老师支持渔舟征文!一篇来源于生活的好文章,推荐! 与风雨同行,我只是一个追梦人!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2-08 20:04:06 非常感谢老师的美评和鼓励,问好!小儿大便干燥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灯盏生脉胶囊的价格
孩子口舌生疮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佳木斯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七台河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佛山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宁夏外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佛山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南通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营口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赤峰小儿感染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有哪些屈光医院 宿州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哈密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宿州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克州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乌兰察布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克州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镇江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镇江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小儿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乌兰察布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房缺医院哪家好 克州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镇江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有哪些儿科医院 包头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乌海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锡林郭勒盟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宿迁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合肥有哪些预防保健科医院 和田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赤峰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合肥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和田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宿迁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和田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伊犁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蚌埠有哪些儿科医院 宁波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塔城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连云港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莆田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嘉兴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盐城眼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大连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盐城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大连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湖州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淮北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盐城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铜陵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大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盐城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铜陵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乌兰察布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湖州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湖州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乌兰察布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泉州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鞍山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湖州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扬州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鞍山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铜陵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扬州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鞍山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漳州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图木舒克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兴安盟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