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幕后享年99岁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万

时间:2019-06-09 01:29: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幕后 | 享年99岁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万里,一生中有80多年在打球

幕后 | 享年99岁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万里,一生中有80多年在打球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幕后 | 享年99岁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万里,一生中有80多年在打球 幕后 | 享年99岁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万里,一生中有80多年在打球 Posted on 2015年7月21日 by new_notlee in 社会万象 点击上方“体坛叨SIR”可以订阅哦!2015年7月15日中午12:55,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万里在京逝世,享年99岁。“退休不发愁,桥牌加球,诸多好朋友,国泰民安久,晚年乐悠悠。”这是万里晚年常常挂在嘴边的顺口溜。 | 屠格勒今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万季飞在参加两会期间接受安徽《新安》采访时表示,父亲工作时兢兢业业,退下来后,像普通人一样安安静静地生活,今年已经99岁,身体状况比较平稳“他打打球、桥牌,有自己的爱好和兴趣。”万里是中国球协会终身名誉主席,球龄超过80年,同时也是一名桥牌爱好者。2006年万里九十大寿时,党和纷纷到中南海看望他,谈到身体情况时,万里高兴地说:“我的身体很好,这主要是得益于我长期坚持‘一静’(打桥牌),锻炼头脑预防老年痴呆,坚持‘一动’(打球),活动四肢保持血脉畅通,这两项活动,只要坚持,我相信人是可以活到一百岁的!”学生时代爱上球万里自幼聪明好学,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曲阜师范。就是在曲阜这片土地上,他爱上了球。学校里有一片用黄土和沙子修建的标准球场,当时会打球的人寥寥无几。课间休息时,大家排队等候打球,用的是借来的木质球拍和捡来打秃了的球,万里一见球就迷上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万里学会并练就了一手高超的球技。”时至今日,他仍然喜欢在北京先农坛少有的沙地球馆打球。”有一次到山东曲阜出差,万里句话就问学校的那个球场还在吗?当获知那里已经变成了操场,球场已不复存在,“老人家大失所望,连连摇头,似乎承载他多少少年时代美好的回忆一下中断了。然后他又兴致勃勃地说起他当年学打球的情形,告诉我们这项运动给人带来的快乐,要我们学打球,并感慨地说,真是今非昔比啊,那时那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修建北京片球场北京修建片球场地是在上世纪50年代,就是现在坐落在国家体育总局院内的北京球馆。那时,万里任北京市副市长,同样酷爱球运动的铁道部长吕正操、国家体委副主任蔡树藩,他们三人分别负责出钱、出地、出工料,共同修建了两片黄土沙地混合的室内球场地。随后,北京先农坛球馆也落成。万里自少年时代爱上球,80余载一直钟情于此,从未放弃。惟战乱和文革被关押的岁月曾一度中断,但文革被放出来件事就是去打球。那时,万里没有专车了,家被抄后也住得偏远,他就徒步走很远坐公共汽车约好球友到球馆打球,自己还专门买了月票。万里刚刚解放,恢复工作,他提出要修建一个国际标准的球场馆。军代表不同意,说球还要什么馆?浪费资金。但万里说北京冬天冷夏天热,秋冬风沙大。如果不修室内的,外国人就不愿意打,使用率会很低。在他力排众议下,这个球馆终于建起来了,成为北京一个对外交流平台,许多外国使节和使领馆工作人员都在这里打球。万里也利用这种场合随意和他们约打球,并和他们成为朋友。凡是在中国会打球的国际友人,没有不知道这个球馆的,都跑去打球,对这个馆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当然,也没有人不知道万里喜欢这项运动的,并对他的球技赞不绝口。工作不忘“推销”球1977年,万里出任安徽省委书记。人们都知道他支持推行的“包产到户”和那句着名的“要吃米,找万里”,其实他还亲自创建了安徽省支专业球队伍,修建了6片室外球场,先后从其他省市调来几个球运动员。当时也有人向上写告状信,这是可以理解的。万里根本不管那一套,他处之泰然,因为他没有耽误过一次工作。万里初进中央工作,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国务院工作十分繁重。他都是利用晚上的时间,抽空打会儿球。他认为这样可以一举两得,运动完了脑子很清楚,吃点饭,又可以工作到深夜,有时甚至通宵达旦。已经数不清有多少领导人,包括吴邦国、贾庆林、李瑞环、罗干等,都和万里在球场上过过招。跟万里在球场上“较量”,这似乎成为了领导人之间在球上心照不宣、“不成文”的规定。从中央到地方,不知多少领导干部都是万里的球友。以球会友、以球交友,这时候的万里是兴的。李瑞环现场观看中赛事像李瑞环、李长春、田纪云、胡启立、张百发等,都还因为是受万里的影响而喜欢上了球,甚至万里还直接把霍英东等赠送的上好球拍送给他们,鼓励他们走向球场。胡启立初到中央工作的时候,万里专门向他介绍了球和桥牌这两项运动,还把自己的行头送给他,鼓励他再忙也要打球。直到现在,胡启立还说球使他受益终身。李瑞环过去是打乒乓球的,调中央工作以后,万里也多次让他学打球。终他还是听从了万里的劝说。万里的球技以切削着称,李长春曾打趣地说道,“人家都说我打球动作像万老,这动作就叫‘万家削’啊!”当年,为了改变陈锡联开国上将酷爱钓鱼的喜好,把他引上球场,万里还做了一首打油诗,“退休不发愁,还有球、桥牌和众多好朋友;国泰民又安,老年乐悠悠!” 这也成了万里晚年常挂在嘴边的顺口溜。万里的球外交除了中国领导人,万里与外国领导人的“球外交”也是有佳话流传的。万里曾经与美国总统老布什、澳大利亚总理霍克、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及其他国际友人、爱国华侨等交过手。其中着名的一场是万里与美国老布什的“花甲之战”。老布什体育爱好广泛,甚至83岁了还玩花样跳伞。老布什在北京打球的地点就是北京国际俱乐部球馆。1985年,就在此地,一位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一位是美国的副总统,69岁的万里迎战61岁的老布什。这场激动人心的“中美球双打对抗赛”终以1比1的平分握手言和,其意义深远。老布什回国后,专门寄来他全家福的照片,上面有老布什亲笔写着的,“那是一次私人的、值得回忆和纪念的比赛。”此后,每次老布什来华,与万里的“球之约”永远是他们共同的话题。澳大利亚前总统霍克也与万里有着很深厚的球友谊。同样是在1985年,同样是在北京国际球俱乐部,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霍克也向万里发出了“挑战”。中方进行了周密的准备工作,结果万里和李富荣搭档,连下三盘赢了霍克和他的搭档。次年两人异地再战,主场作战的霍克显然做了精心的准备,找来了一位退役的作为双打搭档,他同样以3比0“还以颜色” 。万里说:“本来旗鼓相当,在中国我赢了他,不能都赢,要互相给面子。”就这样双方你我“”来,也带来了经济上的合作。万里的此次出访,与霍克联合宣布成立了中澳部长级联合经济委员会,该委员会一直致力于推动两国间的经济交往。九十不称翁 挥拍仍从容万里热爱球,也爱看比赛,对于四大满贯如数家珍。自电视台开始转播以来,万里是逢场必看。有时候因为时差的影响或正好赶上吃饭,都会影响到他观看比赛,那他就遗憾透了。他宁戒饭也不戒球。万里次到现场看比赛是上世纪90年代退休以后,那时国际球中心刚刚建成。后来在的积极倡导和有形无形的推动下,中国球公开赛也终于在北京举办了。那时候,国外球名将来中国参赛的确是稀罕事,真能看上这种比赛确实太难得了。“万里总是说,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也推动了体育运动,球这样的贵族运动在中国举行,简直不可想象。那时万里已近90岁了,但看中几乎场场不落。”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万里还在家人的陪同下前往国家球中心现场观看了罗迪克的比赛。2003年初,万里因打球用力过猛导致腰部受伤,经检查确诊为骨折。开始时,万里遵医嘱,腰缠钢套,每日静卧,坚持吃药。两星期后,他终于沉不住气,对医生说,“我不打,去球场看看大家总可以吧。”但看了两次,他还是忍不住上场了。2005年,“九十不称翁 挥拍仍从容———万里同志球生活75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在球场上万里同志还饶有兴趣地与老球友切磋球技。2014年国庆65周年招待会时,万里没有出席。当时谈到万里近况,其子万伯翱说:“万里对球一直很喜欢,由于年龄大了,前两年才挂拍。现在平时是住在医院里,身体状况还可以。去年还到北京先农坛球馆现场去看比赛、评球。”宁可死在球场和牌桌上,也不愿意死在病床上万里对自己两个爱好非常得意。他常说,我能打牌说明我的脑子好;我能打球说明我的身体好。在我们看来,这两项不仅是1+1=2的关系。一个是智力体操,一个是身体的协调发力运动。这也是他健康和长寿的秘诀。万里曾说,不会打桥牌是没有文化的表现。次全国桥协代表会议上,万里作为桥协名誉主席,发表演讲。他参加过无数联谊赛、邀请赛及正规的锦标赛,他和很多人都交过锋,取得过许多优异的成绩。世界桥联主席曾称赞:“万里是目前世界获大师分多的。作为副总理,万里能担任中国桥协的名誉主席是中国桥牌界的幸福。”万里88岁那年心脏出了点问题。专家会诊之后和家属共同做他工作,主要是劝他继续住院休息,并劝他以后就不要再打球了,牌也要少打。他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见马克思去吗?我不会听的。不让我出院不行,不让我打牌打球更不行。如果我活得没有质量,还不如不活。我宁可死在球场和牌桌上,也不愿意死在病床上。要是听你们的我早死了。,总算达成了协议。而他的健康在大家的精心呵护下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桥牌连负邓小平,聂卫平不忍当“老千”1984年,聂卫平和正在北戴河休假的邓小平、万里有过一场连续的桥牌大战,对垒的双方都是桥牌高手,一战就是一个礼拜。聂卫平和邓小平搭档,万里和北京友谊医院的院长诸寿和搭档,每天下午打,吃完晚饭后接着打,胜负形势一边倒。论桥牌水平,邓小平比万里高,聂卫平又在诸寿和之上,这样一来,万里与诸寿和连战连败,一次也没有赢过。几天下来,连吃败仗,万里的脸色很不好看,但是在邓小平面前只好忍着,不好抱怨什么。聂卫平看在眼里,动了恻隐之心。万里拿牌的姿势不设防,永远是“君子坦荡荡”,聂卫平偷偷地看了一下万里手中的牌,见他有好多黑桃,而自己手中有AK四张黑桃,于是,聂卫平故意就叫了个四黑桃。这回万里逮着了,同样加番。聂卫平连宕了6个,他们一下就输了很多分。聂卫平作“老千”的手段实在不怎么高明,他被邓小平识破了。邓小平说:“你创了世界纪录了,还宕了6个。你下围棋是九段,打桥牌可不是九段啊。”第二天,邓小平请聂卫平吃饭,很客气地说:“以后你再也不要和我做搭档了。”聂卫平说:“你看邓老爷子厉害吧。我就让了这么一次,因为过去也没有干过这种事,假的东西,一让就露馅了,结果又被邓小平看出来啦。你想,万老爷子也是日理万机的老领导,我们也不能就这么老赢他们,让万里一次也应该,我认为我做的挺对。我没想到邓老爷子更认真,比万里还认真。呵呵!”坏了邓小平的十连冠桥牌是一项集体运动,队员之间要相互信任,相互尊敬。在竞技场上,人人平等。对这一点,曾担任北京市桥牌协会副主席的闻义昌感受尤深。过去,他经常和万里、胡耀邦、丁关根等中央领导打桥牌,大家在一起,没有什么官大官小之分,也没有说我一定要听你的。打牌就是打牌,可以是对手,也可以是队友。有时,还经常互相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在他的印象中,万里和荣乐弟,胡耀邦和聂卫平,他们四人一组,谁也赢不了他们。然而一物降一物,他们这四人组偏偏就打不过邓小平和丁关根、王汉斌和王大明他们四人组。1986年1月,在第三届“运筹与健康”老同志桥牌赛上,胡耀邦和聂卫平、万里等组成的队伍获得。这个比赛是中国桥牌协会专门为邓小平等老同志设立的,搭档的一对选手年龄之和必须超过百岁。一共办过十届,邓小平的队拿过9次。牌友回忆说:对这次惟一的失手,“小平同志挺不服气的,不过那一次确实是我们没有打好”。资料来源 | 人民海外版、人民、新华、大公、中新、体坛周报、竞报、新安、球俱乐部、万里的体育健身之道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话题 | 国安9比1 ,来自上海的领头羊,你颤抖了吗?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微店装修软件
seo工具好用的有哪些
治疗方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数码 微信小程序第三方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