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17遇上21

时间:2019-07-13 17:51: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这个善变的城市,一周的春夏秋冬交替的莫名其妙。我和他生活在这个冷暖自知的城市的两个角落。

为了生存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我们像是陌生的完全没有交集,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着莫名其妙的变化就像这个城市的天气一样的匪夷所思。

其实,我们是一起长大的。

那一年,我5岁,他10岁。我寄住在他奶奶家,隔着堂屋便是他的家,他很会照顾人,当然不例外的很会照顾我。我调皮吵闹的像个男生,而他害羞沉默的像个女孩。他的秀气就像他的名,念作:景逸。

“安安,起床吃饭上学了,我先走了,我上学要迟到了,饭在锅里热着。”这声音然后便消失在着清晨的路口,一如既往的进行在每个上学的早晨。他每天要步行很远到镇上念书,而我的学校在他家的对面,他总是在我懒懒的赖着床的时候便走了,留下温热的早餐予我,那么细心。

“安安,哥哥对你好吧,长大后嫁给哥哥好不好?”他的妈妈总是喜欢这样的开着玩笑,在我点头以后便自己乐呵呵的笑着,全然不顾我其实只是小朋友,这些日后沉甸甸的回忆对我来说稍显稚嫩了,我还不明白嫁人是什么意思,点头时脑海里只有他对我好。

情感就像生活那样在一种平淡却温暖里升华,我们彼此还是在上学与游戏里度过,只是我还是那么吵吵闹闹不消停,他还是那么安安静静很温和。

我12岁,他17岁,那一年,我步入了初中的大门,而他步入了社会的大门。依旧不变的是他对我的疼爱与怜惜。

我像他以前那样每天步行到很远的镇上去念书,只是我再不能赖床了,再没人帮我做早餐叫我起床,我也不寄住在他奶奶家了。他去了外面的城市开启他繁华的城市人生,我们碰面的机会越来越少,甚至他或许只是在过年的时候回来了。只是我依然那么调皮爱缠他,就像他依然那么沉默寡言爱疼我。

“背我,好不好?”我一边撒娇问道一边爬上了他的背。

他没有言语,只是顺势将我背上,在原地兜兜转转几圈便将我放下了。那时,我不曾发现,其实他眉宇间少了几分少年的稚嫩,多了几分成熟。

我17岁,他22岁,还像过去那样的节奏,他疼爱我关心我。我从少年到了青年,褪去的是年少的稚嫩,对生活抱有了更多青春期的幻想。

那些梦,那些情感,一点一点的破碎在了某个夏季。外界的干扰像清风扰乱书本一样将我演变成了一个思想的极端者生活的悲观者。随着时间的增长,这种扭曲了的心态使得我变得更加的依赖他,没有也不想甚至不曾想打开心扉接纳别人,不愿意甚至是从主观意识里不愿意乐观面对生活,只相信他,只愿对他倾诉真实的内心。

心情不好,他会讲笑话逗逗我,甚至可以损他自己来哄我开心。朋友对我说“他或许真的在乎你,真的很希望你快乐吧。”是吗?他会不会像我在乎他那么在乎我,突然有一种感觉,那是一微妙种感觉,只是我不明白这是不是爱?

我会因为他的一个电话兴奋的彻夜无眠,梦里梦到他便会笑的乐开花,心里慌乱只是因为等不到他的电话与问候,只要听到他的声音,便是内心温暖且委屈。

某天,网聊。

“我觉得我很悲观。”我敲过去这么几个字。

“你知道还这样。”那么快速的回应了。

“我改不了,”然后控制不住的接问道:“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不可以,你是妹妹,我只是哥哥。”如此决绝。

“朋友不是更好接触更好交流吗?”我抱着一点希望敲过去,却始终得不到肯定的答复。

“如果以后我念大学了,长大了,我还能和你聊天谈心吗?”我退一步小心翼翼的追问。

“可以”,冰冷的回来了两个字,我觉得很冷,微凉的心颤抖了。

“假如有一天,当你也不理我的时候,我便回到了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孤独世界。”任泪水在眼眶里肆意妄为,也许此刻只想倾诉。

“傻瓜,你怎么可以这么想。”

我多想告诉他,那一句傻瓜温暖了那时候一颗悲凉的心,他一直没有答应和我做朋友,直到这次聊天结束也没有。

后来,朋友告诉我,她和他开过视频聊天,在他的旁边有个他称是他老婆的人,日期一对,正好是我们聊关于做朋友的那天,然后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泪水划过脸颊,灼烧着有些疼,原来我是个傻瓜,真的傻,心不由的疼了会。朋友关心的问我怎么了,我只是回她“风把沙子吹进眼睛里了”,其实我们彼此心里知道,只是谁也不愿意去主动挑开了这层小小的伤。

从此,他真的不像以前那样疼我了,不再过问我的事情,或许,他在慢慢无声的退出我的世界,走向另外一个人的生命。他开始忘记了他的承诺,不禁想起谁曾唱过“十七岁下着雨的夏天,你住进我心理面,告诉我什么是想念。”

夺走他对我的疼爱给我的感情判了死刑的人,我在开始是怀着恨意的,她把我推进了一个莫名的深渊推向了黑暗。

年前,他去了她的家,年后,他把她带回了家,真正意义的宣布了他生命中的另外一半。那时候他的所有生活焦点全在她的身上,她长得的确不错,穿着也不错,看着他和她那些细微间可圈可点的幸福。我起身走了,嘈杂的人群在身后,那些笑声那些幸福如此刺耳,虽心痛的泪流满面,却还是祝福他们。我便觉得轻松了,舍弃或许是另一种完美的爱,用泪水结束我这不谙世事的单恋。

让我慢慢的学会去遗忘,或者让我静静地去怀念。

那一年,那些青涩,那些爱恋,在青春的微风中淡淡逝去,后来,一切变得回不去了,却是美好的回忆。

21.却似陌路。

此前,我作一篇文,称之为‘17,青苹果’,暗喻为青涩的恋。从此,以为结束了小女孩的那种憧憬着梦中情人的梦,然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只是我们之间多了些隔阂,少了些言词,后来,发现,简单覆盖复杂只能是表面,那些覆盖之下的还是忘不了。

这段中间,没了联系,平静的湖面平静的有些诡异,偶尔的呼唤得不到回应,结束了。

一个梦,一段情,一次牵挂,回忆变得不安分,像是久不开的闸门,洪水汹涌一般袭来,摧毁了一丝的防御,彻底崩溃。

近来还好?天气凉了,记得保暖御寒。为何曾几何时的牵挂,后来变成了敷衍,,甚至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与其在你不要的世界,不如痛快把你忘记。

我宁愿留在你方圆几里,我的心要不回就送你。

噩梦缠身,总能被惊醒,甚至不敢再闭眼入眠,而是惊恐这夜的黑,那么深邃,那么神秘,然后,那么不安。

又是一个夜晚,祈祷能有一次的沉睡,还是那么的不踏实,可是,梦中却有一抹熟悉的身影,谈笑风生,你在我身旁,我倚着你,那么真实,那么熟悉,拾起过去的撒娇,拾起丢失的勇气,却还是不能,到,梦醒了,我,还是我,而你,却不知在何处。

我还留着什么在你那?我从你那要回了什么?

可我,一无所知。

某天,你站在那里,是否听到一个心声在呼唤‘能不能送送我,陪着我走一段’,或许,你不曾听到。

你是否发现某个人那些夸张的言语和动作只是为了吸引到一个想要的目光,或许,你不曾发现。

你是否懂得有个人一直希望从你那里得到某样憧憬了多个年头的物品,或许,你不曾懂得。

那时候,刚好,谁,出现了;刚好,谁,长大了。

彼此之间多了些什么,隔阂;少了些什么,言词,显而易见,我们,距离越走越远,影子越拉越长。

21,残酷的数字,再不能像个小孩那般撒娇,却也不能用大人的口吻陈述,到底该是哪般?夹缝中才是艰难。

现在,你我皆动荡不安。有个念头,或许,谁先理清未来的路,那么,自然而然,到此为止,没了念想,从此便,断了情断了怨。

对话像独白那般苍白无力。

某日。

“生日快乐!”

“谢谢!”

之后。

“安安,需要帮忙搬东西吗?多不多?”

“不多,我自己可以的,只是你先等等我。”

“那我先去别处一趟,临时有些事情,你先在这里等等我。”

“好的,回来的时候,到了给我电话。”

没有任何营养价值的对话,苍凉了你我。

“听说,你找了个伴?”景逸狐疑却更似玩笑一般的说着,听说,好想问他听谁说,可是回答却变成了另外的南辕北辙:

“想知道吗,让你失望了,没有,但是只要想,随时可以。”

怎么听,都是有火药味道的,罢了,不至于绝情绝意到绝路。

现在,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了,天南地北的,谁还记得谁,谁曾温暖了谁,那些只当是曾经的一次演绎。

忘了,却不是因为真的忘了,只是因为疏忽,错过了某一天,却也是正常的,毕竟,一个人很累,相对应的你又知道多少,那么,至少不是我的错。

回头看来时的路,早已没有痕迹了,或是长满了花花草草,或是早已被路人踏的凌乱不堪,谁还记得是哪个入口,或者是哪个出口。

你数星星的时候,我在天堂;我数星星的时候,你已然是小大人;我幼稚的贪恋你的温柔的时候,却早已忘了,你已是成熟的大人;我长大后,不再幼稚的贪恋你的温柔的时候,你已经成功的脱离了我的世界,或许是无影无踪,却还是穿插在各个角落,甚至幻影重重。

无奈,现在的日子,再不同往昔,是时间磨掉了所有,还是我们让时间做了借口,然后理所当然的陌生了。

长久的黑色头像偶尔会是彩色,可是丢过去的话,竟然连冷冰冰的回应都已经得不到了,就像是石沉大海,没了音讯,几番过后,便也觉着没了意义。

电话还在电话薄,却不愿扰,也未曾删去,想来其实留着也没有任何什么了,但,有些上天注定了,所以,该留的还是需要留着的,日后,或许,还能用的着,不是吗?

过去,现在,未来。

熟悉,陌生,陌路。

快乐,无奈,麻木。

逃避着现实的逃犯,却逃脱不了心魔的捆绑。

后知后觉,你离开了原地;不知不觉,你已消失不见。

后来,我想,我们,若不是尘缘,便是梦靥。

(借用一些适当的语言也未尝不可,抒发的情是一致便也是明智。)

过频容易造成不射精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佳木斯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七台河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佛山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宁夏外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佛山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南通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营口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赤峰小儿感染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有哪些屈光医院 宿州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哈密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宿州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克州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乌兰察布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克州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镇江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镇江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小儿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乌兰察布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房缺医院哪家好 克州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镇江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有哪些儿科医院 包头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乌海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锡林郭勒盟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七台河有哪些口腔特诊科医院 合肥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宿迁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合肥有哪些预防保健科医院 和田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赤峰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合肥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和田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宿迁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和田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伊犁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蚌埠有哪些儿科医院 宁波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塔城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连云港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莆田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嘉兴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盐城眼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石河子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大连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盐城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大连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湖州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淮北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盐城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铜陵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大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盐城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铜陵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乌兰察布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湖州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湖州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乌兰察布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泉州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鞍山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湖州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扬州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鞍山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铜陵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扬州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鞍山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漳州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图木舒克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兴安盟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